标题导航
该死的孔融该烂的梨
去看李智海
安庆府署与六中
谈天说地——安庆气候
邂 逅
麻 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上一篇3  4下一篇  
2012年5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民间语文 ■ 何瑞霖
邂 逅

 

  我的家乡在江南的水乡。江南,永远像梦一般的飘渺、梦一般的浪漫,多少行色匆匆的旅人相逢在山水间,从这道杨柳依依的堤,摆渡至那道烟花纷飞的岸。那些因为来过这个多情之地的人,淡然超脱的心性,也开始有了牵挂。总是会情不自禁地爱上烟雨中的漫步,爱上的蝴蝶翩飞的翅膀,爱上了一朵花的欢颜、爱上一缕阳光的温存。

  五一节放假,我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沿着江岸漫步,轻柔的垂柳轻抚着脸颊,有些痒痒的。水面一层薄雾淡淡的飘荡,一如少女的面纱。我和他又相逢在江南的柳岸。他站在码头的坡沿,倒影仍然那么的挺拔。他似乎沉浸在一种飘渺的意境中,以致于我的到来都没有发现。我童心勃发,捡起一块石头,砸入水中,如镜的水面立即被打破,他的倒影也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惊得他回头张望,看见是我,便呆在当场,脸色有些发红,尴尬之情无法掩盖。我立即冲他无所谓的笑笑,坦然地走到他身边,向他伸出手去。他也镇定下来,大方地握住我的手。他满脸沧桑,岁月的利刃在他的眼角刻上一道道浅浅的痕迹,往日的俊朗已不复存在。他久久的凝视着我,眼眸里有着淡淡的忧伤,一种失落,一种疼痛在他眼波中荡漾,笑容的后面有太多复杂的神情。手被他握的生疼———我冷冷的抽回自己的手,一种受伤的神情立现他眉间眼底。望着我,他欲言又止……

  他———是我的初恋情人。当时我只是一个很失意的人,中途辍学在家务农,而他确是一位意气风发的年轻才俊———人民教师。那时我很自卑,成天沉默寡言的,甚至不知道如何招待他的朋友。当时我只能用缄默掩盖内心的无措,用矜持掩饰巨大的自卑,这让他无法读懂我,因而我们的爱情很快就夭折。分别的路口,我没有哭泣,只咬破樱唇,滴一抹红霞,染红路旁的野花。曾几何时,我们月下漫步,花前低吟;曾几何时,我们于烟雨里轻唱,于花海中沉醉。江南柳岸,有我们翩翩的身影;碧水河畔有我们轻柔的笛鸣。曾为一朵花低眉,为一片云驻足,为一滴雨感动。如梦的颜色浸润在心灵的每一个角落。如今风景依旧,往事已矣,我们都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留下的只有美丽的回忆。

  千帆过尽,我终于看破红尘。尽管我们都是那样的留恋过去,留恋温情,但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匆匆过客:有些人与之邂逅,转身忘记;与有些人擦肩,必然回眸。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缘分,当你爱上了某个背影,贪恋某个眼神,意味着你已心系一段情缘。只是缘深缘浅,任谁都无从把握。聚散无由,我们都要以平常心相待。没有谁会为谁永远停留。到最后,都是尘归尘,土归土,过往的恩宠皆已成为过眼浮云。我们又何必在乎那些爱恨情仇呢,我们必须以淡然的姿态,面对过去的一切,面对现在的他。

  “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见到你真好。”我淡然的笑着:“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马马虎虎吧,你呢?也还好吧?”他也逐渐的洒脱起来:“我经常在报刊上看到你的作品,很让人感动,喜欢看你的文字,里面也有我的影子。”他开始询问我的生活状况,我笑着对他说:“还差不多吧,很平静的。我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活在当下。”我们就这样在碧水河畔畅谈心曲,碧波又一次荡漾着我们的笑颜,夕阳染红河面的时候,我们挥手告别,我们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缘聚缘散,一切随缘。

 
上一篇3  4下一篇  
 
 
关闭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主办:安庆日报社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律师声明 本站导航 网上广告报价  
版权所有© 安庆新闻网 安庆日报社 备案序号:皖ICP备06006576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湖心北路1号 联系电话:0556-5325967 邮编:246000    E-mail:aqnewst@21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