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导航
激活“生命之蛇”
胡适考证蒲松龄
仙学派创始人陈撄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上一篇3  
2009年2月2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仙学派创始人陈撄宁
汪 军
门庭深深 朱玲玲 摄
 

  与陈独秀岁相仿

  清末民初的安庆,九头十三坡,高低错落;小巷曲折幽深,藏龙卧虎。近代佛教复兴的先驱杨文会在安庆曾国藩幕府谷米局任职时,接触到佛经《大乘起信论》后,遂发愿弘法。小二郎巷方公馆的命理学大师方重审家学渊源,续子平一派,揭五星真义。圣公会同仁医院院长戴世璜则是借西方医术推广耶稣大爱。

  老的一代在故去,新的一代又在诞生。佛教领袖赵朴初生于天台里世太史第,伊斯兰教学者马以愚生于大南门回民区。美国学者施赖奥克很早就关注到安庆这一特殊的文化现象,他的英文著作《近代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安庆的寺庙及其崇拜》最近已被翻译成中文,将有助于皖江文化研究更加深入。

  光绪五年至六年,在安庆城内北门“后营”和苏家巷的诗书之家,先后诞生了两位日后成为思想界明星的男婴,一个是《新青年》主编、新文化运动旗手的陈独秀;一个是倡导仙学、曾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的陈撄宁。陈独秀和陈撄宁是否同宗,不得而知,陈独秀祖籍安庆城东北的白泽湖,陈撄宁祖籍安庆城西北的石门湖,两人谱系应该隔得不远,但两人的学术主张却差得很远。

  陈独秀要破坏的是各种宗教偶像,建构一个世俗的平实的社会和人生,“个人之在社会,好像细胞只在人身;生灭无常,新陈代谢,本是理所当然,丝毫不足恐怖”(陈独秀《人生真义》)。而陈撄宁则不忍小孩和洗澡水一起被倒掉,他将仙学从儒释道三教中分离出来,纯为养生之学,与各派宗教迷信无涉,“仙学是在三教范围以外独立的一种科学,无论哪一教信徒,皆可自由求学,对于本教无丝毫之妨碍。而且一向不信的人,学此术,更觉适宜”(洪建业编《仙学解密———道家养生秘库》)。或许,像陈独秀和陈撄宁之间的这种互补性和共同形成的合力,才得以保证中华文化健康有序地向前发展。

  与胡渊如交相师

  胡渊如是安庆城赫赫有名的胡玉美家族第三代传人,光绪十七年中举,是桐城派大师吴汝纶的弟子,陈撄宁谓其“书法学邓完白,文章宗姚惜抱”,曾应严复之邀任教于安徽高等学堂,《严复集》中有诗《赠怀宁胡渊如(丙午)》。后又任教于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著名史学家徐中舒和李则纲均出自其门下。

  陈撄宁父亲陈镜波也是举人出身,与胡渊如交谊甚笃,他们经常与方守敦、鲁梦霆一起探究舆地、天算之书,又与胡竹芗(胡渊如叔父)、郑雪湖、陈衍庶一起探讨皖派书画。胡渊如生性通脱,不拘泥于旧式礼仪,与晚辈学人也打成一片,1909年,从日本回来的陈独秀就是通过胡渊如结识程演生的。而他与陈撄宁之间交相师,在皖城更是传为佳话。

  陈撄宁十五岁的时候,不幸患有童子痨,为了治病,便跟随叔祖父学中医,阅读了很多中医和道学书籍。安庆中医渊源流长,晚清至当代,自柯春桥,潘箬泉,到殷子正、宋瑞卿师徒相续。民国时期与施今墨齐名、号称“南张北施”的南京名医张简斋,也是安庆人。陈撄宁后来在上海倡导仙学,与此时在安庆广泛吸取中医和道学知识营养不无关系。陈撄宁曾在严复、胡渊如执教的安徽高等学堂上学,后因旧症复发退学,胡渊如深深叹服这个学生的医道功底,陈撄宁称呼胡渊如“胡老伯”,胡渊如则称呼陈撄宁“陈老师”,两人的关系介于师友之间。

  胡渊如精于老庄,其庄学著作《庄子诠诂》由商务印书馆出版,里面吸收了不少陈撄宁的观点。胡渊如庄学思想对陈撄宁影响甚深,其名字“撄宁”就源于庄子《大宗师》。胡渊如精研老庄学理之外,对庄子养生之道“听息法”也颇有心得,并参之以临摹邓石如北碑书风,一派太和生机。“听息法”似乎一直在皖江士大夫间流传,陈撄宁曾在邓石如后裔家看见其手书的张紫阳《金丹四百字》墨迹,猜想“料完白在日,亦是好此道者。”胡渊如学生李朝瑞修炼“听息法”致其师的十三份函及陈撄宁在上面的按语,已成为研究这一功法的重要文献。

  “皖江陈撄宁”

  民国初年,应在上海行医的姐夫乔种珊的邀请,陈撄宁来到上海定居。此后三十年,陈撄宁主要居住在上海,偶尔到苏浙皖山间隐居,过着“大隐市朝,小隐山林”的闲云野鹤般的生活。1912年至1914年,陈撄宁在上海老西门外白云观阅览《道藏》,此书共五千四百八十卷,明朝正统年间刊印,流传到今五百余年,从来没有人把这部书读完,只有陈撄宁花费了整整三年光阴,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从1933年7月至1941年8月,陈撄宁先后在上海翼化堂善书局的《扬善半月刊》和《仙学月报》杂志大量撰文,弘扬仙学。由于陈撄宁在文中常署名“皖江陈撄宁”,“皖江陈撄宁”也随着杂志在全国的传播而闻名遐迩。2003年,时年九十的陈撄宁入室弟子胡海牙终于完成了过去六十年的心愿,将陈撄宁发表在《扬善半月刊》和《仙道月报》的文章结集,作为《陈撄宁先师仙学研究系列》的第一部,书名《仙学辑要》,由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出版发行。《仙学辑要》由胡海牙作序,霍震寰作跋,共分六卷,学理研究卷一,仙学答问卷二,仙学经典卷三,仙学旨要卷四,仙家诗词卷五,丹经序跋卷六,比较系统地展示了陈撄宁的仙学思想。

  在回答什么是仙学之前,陈撄宁先告诉人们仙学不是什么。首先,仙学与儒教无关,“孔子生于衰周,而周朝以前之神仙,斑斑可考,是仙学对于儒教毫无关系。”其次,仙学与佛教无涉,“佛法自汉明帝时方从印度传入中国,而汉朝以前之神仙,亦大有人在,是仙学对于释教毫无关系。”第三,仙学就是和道教也关系不大,“道教正一派,始于汉之张道陵;道教全真派,始于元之邱长春;张邱以前之神仙,载籍有名者,屈指可数,是仙学对于道教尚属前辈”(陈撄宁《答江苏如皋知省庐》)。总之,仙学是独立于儒释道三教之外的学问。

  仙学不是宗教,是来自于远古广成子黄帝相传的养寿之学,由陈撄宁摄取,将已经走向零落晦暝的道教南北二宗五派丹法重归其本源,“还南北两派为一体,统三元丹法归一源,恢复了传统中华道家修炼的整体面貌,使古代仙真所遗之正统道脉,得以延续流传。”“仙学的出现,对于未来道家思想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指导意义,仙学是中华道家思想发展史的里程碑,陈撄宁先生堪称开宗启教的一代仙学巨子”(田诚阳《仙学详述》)。

  与李约瑟言“致中和”

  1953年,陈撄宁离开了居住三十多年的上海,迁往杭州定居,被聘为浙江文史馆馆员。移居杭州,主要是入室弟子胡海牙多次邀请,胡海牙是浙江绍兴人,在杭州行医。另外,他的多年老友马一浮也住在杭州。

  1956年,中国道教协会在北京筹建,陈撄宁、胡海牙师徒二人起程赴京,从此就定居在北京,直至1969年去世。1957年陈撄宁担任中国道协第一届理事会副会长兼秘书长,1961年又担任第二届理事会会长。”

  1962年10月,金秋的北京,斑斓缤纷的秋叶将中国道协所在的白云观装点得生机盎然,毕生热爱中国文化的李约瑟博士来到这里与陈撄宁谈道论仙,李约瑟聊到了陈撄宁家乡的《淮南子》,陈撄宁则聊到了邱处机。白云观是全真教祖庭,与长春真人邱处机有着不解之缘。1220年,邱处机就是从白云观出发,前往今天阿富汗境内的大雪山劝说成吉思汗“止杀”。关于“止杀”,陈撄宁在日寇侵略中国的三十年代就探讨过,他认为,“杀气”和“戾气”源于人的动物性,当它发作时,“如服狂药,狠毒贪嗔,理智全失。”如何救助他们呢?“余以为消弭杀劫,需正人心,欲正人心,需平戾气,则孔门中‘致中和,天地位,万物育’之大经大法,不可不注意也。”“致中和”是陈撄宁的学术观,也是他观察人生和世界的起始和归宿,他认为,修养之士,果能使一身气候中和,则一身无病;一方气候中和,则一方无灾;国家气候中和,则国家安乐;世界气候中和,则世界太平。

  陈撄宁的“致中和”最早出自《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中”是道体,“和”是道用。三百多年前,陈撄宁的皖江先贤方以智和其师觉浪道盛在明清之交的血雨腥风中也在探究“致中和”这一命题,他们研庄屈,证复卦,炼冬心,发怨声,“怨怒致中和”,保存和砥砺民族“贞下起元”的力量。从“皖城方密之”到“皖江陈撄宁”,从密之学到仙学,华夏志士仁人的魂魄一脉相承。

 
上一篇3  
 
 
关闭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主办:安庆日报社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律师声明 本站导航 网上广告报价  
版权所有© 安庆新闻网 安庆日报社 备案序号:皖ICP备06006576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湖心北路1号 联系电话:0556-5325967 邮编:246000    E-mail:aqnewst@21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