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2版:月光城

本版标题

中秋记

  月亮不再那么寒瘦,仿佛种进肥田里的稻子,抑或嫁进富人家的小女儿,眼见着一天胜似一天地丰满起来,渐渐地,圆了,滚圆,没有瑕疵的圆。
  十五的月亮,中秋夜的月亮,月华洒向人间,毫无保留地,仿佛水银,仿佛流水,无孔不入,洒向一切可以洒向的地方。
  在月华的笼罩下,所有的草木,安静,静如处子;好看,仿佛一帧帧简洁不芜的素描。
  好些花还在盛开,譬如木槿,譬如紫薇,譬如茶花。它们很自然的有着浓浓的女儿态,木槿花大朵大朵的,有单辫,更多的是重辫;紫薇花比较细碎,成簇成簇地簇拥在枝端。紫薇树身量有限,比较秀气,比较苗条,在路边,在公园,远远看去,每一株都仿佛是一盆插花;茶花的花期很长,艳丽的鲜红色,有单瓣,有重辫,很有分量很有质感的样子。
  到了秋天,才悠然绽放的,是菊花。那么弱小的枝条,承载力却是不容小觑,能够接得住那样硕大的菊花,不是一朵,而是四面八方争先恐后开放的一朵又一朵。枝条的腰早就弯了下去,我站得远远的,都能听见细弱菊花枝条的喘气声,吁,吁,吁……
  说了好几种花,在中秋前后,压轴的主角,终究还数桂花。与很多花比起来,在看相上,它不占什么优势,但是,它香,香气扑鼻,浓郁到热烈。有些细心的主妇,在中秋节附近,采摘大量的桂花,清洗干净后晾干,泡进蜂蜜或者拿白砂糖腌起来,制成桂花酒酿水子,放进冰箱冷藏,可以吃到第二年桂花上市。煮熟的水子,晶莹剔透,和着一粒一粒细碎的桂花,咬在嘴里,又糯又甜又香,那香,不再是飘浮于空气中的,直抵舌尖,无尽缠绵,清晰可辨。
  春播秋收,稻子玉米花生棉花都进入了收获期,葡萄苹果梨子香蕉橘子石榴柿子,沉甸甸地挂在枝头,等着人们去享用。这样美好的日子,一半时间劳作,一半时间尽情享用美食。
  一大早,母亲蒸好糯米饭,然后把它们放进地宕里拿石锤捶,等到米粒全部捶碎,上面洒一层熟芝麻,切成方块。糯米糍粑好吃,一是糯,二是香。后面几天再吃时,从吊在房梁上的篾腰篮里拿出几块,蒸在锅边,被热气熏软后,再吃时,一样的糯,一样的香。
  那些年,每到中秋节,父亲一早会走三里多路,去汤沟镇买来一些苏式月饼,晚饭后,父亲把月饼切成大小基本相等的小块,然后叫来没有回家的学生们,每人分一块,慢慢吃,慢慢品。虽然就那么一小块,但是,大家边赏月边吃,津津有味,很是开心。
  赏月,最好在水边。在皖南,在江南,在江北,在我们老家中院村,水,到处都是。那句诗怎么说来着,“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轮圆月;所有的江水中,都有一轮圆月。这种感觉,万家团圆;大千世界,互融共通。
  有月亮的夜晚,就有诗;有月亮的夜晚,就有思念和乡愁。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彼时,苏轼在密州,与胞弟苏辙没有团聚已达七年之久。想起那年,在流淌的如水月光下,两兄弟举杯把盏,畅聊畅饮,那份快乐,已相隔太久。词的最后,他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虽然相隔迢迢千万里,希望所有人的亲人都能平安健康,共享这轮圆月,共享这皎洁月光。
  月光,有着非常博大的可供人们想象的精神领空。自古以来,无数文人墨客借月抒怀借月抒发自己的内心世界。月亮,月光,代表着真善美,代表着世间的一切洁净、一切柔软、一切宽厚和真爱,代表着一切一切的美好;中秋节,月亮是线,月光是魂,月亮和月光,牵动着千家万户,浸染着千家万户,以无声的语言和美好,给千家万户以温暖以慰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自己的中秋。中秋里,有美景,有美食,有亲人,有思念,还有或深或浅的乡愁。子薇